摘要:






环境
那里曾经是一片大泽

西海固在
120万年至170年前的第四纪中期是连绵不断的大泽,这里的主人铲齿象、双峰驼、羚羊还有无数的飞禽走兽悠闲地生活着.我们有理由想象那时的西海固比今天何任一个非洲热带草原还要美。随着喜马拉雅山和昆仑山脉的隆起,在燕山山脉及第四纪冰川的作用下,在100万年左右的时间,来自中亚和蒙古高气压区的西北风,将北部戈壁荒漠的黄色粉尘扬上天空,在秦岭这样长而高大的山脉阻挡下风力的减弱,那粉尘落在了太行以西秦岭以北的大地上,这扬上天空的黄色粉尘就是人们今天所说的沙尘暴,民间的老百姓叫它黄土雨,黄土雨慢慢地慢慢地下呀下呀的,终于堆起了一个60万平方公里的黄土高原。西海固就是这黄土高原西南缘边上降雨最少的部分,这里再没有了铲齿象,再没有了那美丽的大泽。环境的自然法则是残酷的,就像死亡面对生命,无论你曾经是什么。在二十世纪初以前很长很长的一段日子里,西海固的自然条件虽然恶劣,但也还能勉强养活着这里的先民们,人口的稀少和以畜牧业为主的生存方式,让这里的生态保持着最基本的平衡。西海固中的固原县,从汉代起就有了行政设制,也曾作为北中国的资源地之一,是历代兵家的必争之地。环境的急剧恶化是从清末和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的,清末回族大起义失败后,大量被镇压了的起义军,被强迫驱赶到这里. 西海固中的泾源县当时的四万余人,是把原有的汉族居民迁移到相对富足的地方之后,将陕西西安和渭南一带起义失败后被镇压的民众迁徒而来的. 据不完全的统计,清末西海固的移民人口近15万人.大量的移民给本来就十分脆弱的西海固生态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二三十年代的西海固,也曾有过连续多年的风调雨顺,农业开垦的短时间丰收效应,使得开垦的面积进一步扩大,人口迅速增加,从那以后生态环境便开始了逐年恶化的趋势。到了二十世纪五,六十年代,这一趋势进一步加重,农业的无序垦植、畜牧业的过度放养、人们乱砍乱伐、以及挖草根要用于生火的等各种对生态的严重破坏的行为,终于使西海固的黄土地彻底裸露了出来,变成了几乎没有任何植被的荒原,光秃秃的黄土一望无际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在联合国宣布这一地区是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后,旷日持久生态移民开始了,一批一批西海固的居民被迁了出来, 迁到了富足的银川平原.但是西海固人口的高增长率,没能使得人口逐渐减少,却依然在增加,各种移民工程还在继续着。今天政府实施的小流域综合治理、退耕还林还草等多项生态工程,客观上缓解了生态继续恶化趋势,但依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一趋势。

评论区
最新评论